捏泥巴的。码字,吉他,画渣。

【利艾】眠•晨 17

17

 

他在一个月前接到任务,刚好在这片山区发生剧烈山崩后。说是派遣来调查情况,实际上是有意遣走这个男人。他对他们的政治地位有着过大的威胁,而他们又不能让他脱离监视,毕竟他还有着一些作用。

他带着一班人前往这里,直升机上观察,并无异样。直到进入山区,有的东西在不经意之间改变,比如信号,比如磁场。最终,他把目标锁定在悬崖下,毅然决然地冒着随时可能突发的塌方往下,直抵这个洞穴。

这里的一切都那么熟悉,一瞬间,他以为自己又回到了家。喔,在这里怎么可能会有他能回去的地方呢?他只是一个被时间抛弃的人,没有归宿,不能老去,连死亡也不能。把深陷记忆漩涡的自己拉回现实,他立刻意识到了等待自己,或者说整个国家的是什么。

G—2是为了国防研发的,当时韩吉还一脸兴奋地告诉他:“你看,这个家伙不是很酷吗?”而现在,却成了反动组织的有力武器,真是天大的讽刺呵。

 

他们沿着通道往里,就看见了正在设置坐标的三人组,两男一女,年纪轻轻。两个男人不问缘由就直接向一行发起攻击,无论拳头子弹,一律招呼过来。当他看清整个屏幕时,不由倒吸一口冷气,设定的坐标竟然是整个Wall·Sina。他们要陷落这个时代的世界中心。如果得逞,那里将完全化为齑粉。

一直不愿再想起的事被勾起,随着记忆的引线漂浮,沉陷,而他,是紧追不舍的末路人。他捂住口鼻,难以抑制地干呕。另一只手开始在屏幕上操作,还好,他还记得韩吉给他看过的那一摞摞资料。一定不能让悲剧再次发生了。

还剩一分钟了,全神贯注,只要键入正确的代码,只要速度够快,只要。该死!哪里出错了。倒计时并没有停下来。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数字一点一点减少,无能为力的挫败感再一次侵袭,狠狠砸向小身板的男人。

脱力地对着这个机器,脑海里竟想起了韩吉那张总是作死的脸。如果你还活着,一定削了你。

 

“而且啊,给你特殊权限哦。”

“……”

“你可以进入语音控制系统哦,只要用你的ID。事实上只有埃尔文和你我才有这个殊荣呢,是不是很赞?还有啊……”

 

那张脸此刻竟变得不那么让人厌烦了。或许该为自己当初听她炫耀了两天两夜这个研究而感动?打开语音控制系统,成功停下了杀人武器。他转身,映入眼帘的是脏兮兮的少年。梦境吗?眼看他就要摔倒。就算是梦境,他也毫不犹豫地走向他。衣服的触感很真实,他的少年醒了。激动,失落,复杂的情愫像加了盐和糖的水,浓得化不开。想要进一步的触碰,但是不能。他已经不再记得他。

 

“兵长。”

击溃他的防线,艾伦只需要一声呼唤,只是少年从来都不知道。

 

他的手指痴缠着他的发梢,带着浅棕色的头发绕着不完整的圈,动作轻缓温柔。时间在这个时候总是过得太快。他拍拍他的头,拉开两人的距离。艾伦略带惊惶地看着他,以为他又要不告而别。“还有一些事情必须做。”他说,声音刚好,只有他们两人能听见,传达着让人安心的力道。

他转身走向被俘的三人,威严的气势让人不寒而栗。整个利威尔班都安静地看着他们的兵长。这是打见到这个男人以来,第一次看到他这么愤怒,亦或是恐怖。

“为什么要做这些事。”

三人一致偏头不看他,拒绝回答。

“有能力复活这个机器却要做反社会的事,是不是太浪费了。”三人还是不发一语,他蹲下,直视他们,说:“单纯的反政府就算了,你以为这个玩意儿发动之后会死多少人?”

面色始终忧郁的男人回答他:“整个Wall·Sina……”

“不可饶恕。”

唯一的女人此刻已经完全冷静下来:“Wall·Sina的住民,仗着权势和富裕,拿边缘国家的人民做生体实验又怎么算。你们这些所谓的AOTW的科研人员,难道会不清楚那些黑幕?别开玩笑了。被抓住是我们倒霉,可是还有很多对当前政府不满的人,你们要好好握住自己当前的权利,满世界追捕……”

“住口。你们所做的,不过是泄私愤,仅此而已。”

生体实验,他怎么可能会不知道。任何时代背景下都不乏那样的人,为了生计将身体出卖,你情我愿,双方获取自己需索的事物。只是,他们所说的大概是另一种情况——人民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成了小白鼠,被慢慢谋杀。社会的毒瘤总是存在的,他不属于这里,只能观望。

但是,无论出于怎样的理由,毁掉整个国家实在太过。

人间地狱,他已经见得够多了。

 

有一双眼睛一直注视着自己,利威尔回望,对方是和艾伦差不多大的孩子,双眼放光。

艾伦介绍:“他是让·基尔希斯坦,想要进入AOTW……”

他听着艾伦的介绍,目不转睛的看着让。被盯得有些窘迫,让红着脸侧过头,在这个男人面前,他感到自己被瞬间看穿。

“你现在就是AOTW的一员,我批准了。”

让一脸兴奋。一路上他都在自我矛盾中挣扎,到底要拿艾伦怎么办,让他好久没法安心睡觉。

 

“兵长,这……”佩特拉若有所思。

“特许一个人进入AOTW,换取整个Wall·Sina的安全,对他们来说很划算,没理由拒绝。”说完他又看看艾伦。小子还是这么傻,哪天被卖了都不知道的吧,暂时只能把他放在自己身边了。

吩咐奥路欧联系总部来接人后,利威尔对艾伦说:“脏死了,回去好好洗洗。”

“是。”他已经习惯了遵从兵长的吩咐,一如既往。

 

其他人无不好奇地看着艾伦,揣测着他们的关系。他一把揽过少年的肩膀:“他是我的人,放心吧。”

 


评论(3)
热度(5)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