捏泥巴的。码字,吉他,画渣。

【利艾】眠•晨 13

 

13

 

利威尔醒来的时候是中午,雨水轻轻敲击着窗棂。他的精神还是恍惚的,所有感官传来的信息都像是一场幻觉。他只觉得自己做了一个无比绵长的梦,在一片漆黑的旷野中踽踽独行。虽然视野里什么也没有,但脚步是坚定的。

他握了一下双手,散开,伸展手指,似乎又没什么不同。

 

“你醒了。”

他循着声音的来源转过头,床边的博士正在仰头喝酒。眼角和额头的皱纹使他看起来竟有些和蔼。利威尔看看天花板。正对自己的吊灯,因为窗户紧闭,那周围一圈装饰的雕花风铃几乎是静止的。他瞬间明白了自己是在哪里。

“竟然把我送到你这里来了,埃尔文真是……”

“想不到这么多年了,你还是这么尖酸。”匹克西斯直言不讳。

“你以为这些都是跟谁学的。”他说着掀开了铺展在身上的棉被,看清了身上蓝白相间的条纹睡衣后,蹙眉:“这衣服真像是给病号的。”

“你本来就是病人啊。”他回应着,又喝了一口酒。利威尔一时语塞。被酒气熏染的卧室使本来就恍惚的头脑不太舒服。他穿鞋下床,准备去客厅倒杯温水。匹克西斯紧随其后。

 

他把掌心盖住杯口,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慢慢往嘴里送,感受着温水滑过咽喉。好像和平时也没什么不同。匹克西斯还是握着他的酒壶,正准备打开。“喂,你能不能别喝了。”

“阻止老年人及时行乐可不太道德。”说完便扭开了壶盖。

“倚老卖老。”

他问他:“你就不问我是怎么把你给救回来的么。现在的年轻人真是不知道感恩戴德。”

他转头看看他。他身后的落地窗透过来外面的车水马龙,他看不清他背光的脸,只知道这个老头又开始喝酒了。啧。

“你想说自然会说。”

他递给他一个录影带:“自己看看吧,只录了一些。不过对象不是你,是一个急着送死的小鬼。”

“为什么。”

“他怕我一失手你就活不成了,所以自愿当了小白鼠。”匹克西斯说完就发出意味不明的笑声,转身准备出门。利威尔失神。

“话说回来现在还用录影带这种东西,你可真是念旧。”

他站在门口,回头看着正打开电视的年轻人:“我也是很长情的。”

 

画面里出现了匹克西斯的脸,他把口罩拉到下巴:“啊抱歉,现在才想起来要录一些过程给你看看。”于是整个画面开始晃动,最后切到手术台,无影灯照射下能很清楚地看到年轻人的身体。他的头部被一个半球笼罩着,里面是复杂精细的导管。以前在动物身上做实验的时候,也用到过这个。他看不见他的脸,但他知道,这个人很年轻。二十岁,或者更小。

他全身包裹的皮肤因为微生物感染而隐隐约约透着干净的红色,半透明的。它们寄居在他身上,由里至外地占领这幅身体,皮肤下层是隔外界最近的地方。

匹克西斯一刀划开他的手臂,切口渗出的鲜血顺着肌肉往下。他又平行地划开第二道。下一刀连接了两条血线。镊子轻易地把整块皮肤翻转过来,红色暴露在灯光下。血里夹了细小的颗粒,不多久便凝固。已经能清楚地看见手臂上的经脉,利威尔却突然觉得恶心。分明自己也曾做过的,不知道为什么竟看不下去。

他把双腿弯曲,整个人都坐到沙发上,双手放在膝盖上,安安静静地看着画面,一动不动。

画面上的人,在切割到某些神经的时候,有的肌肉会因为牵引而颤抖。当他被翻转,脊柱暴露在他面前时,他终于难以抑制地摁了暂停,画面定格。

当一个人躺在手术台上那一刻,就已经失去了自由。把自己的一切暴露,任由切割。尊严或者畏惧或者忧伤难过隐忍,都是不存在的。只有生和死。他知道那里有几节,也知道匹克西斯下一刀要切在哪里。只是,他不明白,他到底在哪里做了什么,值得这个人甘愿忍受这样的痛苦和羞耻,只为了那个飘渺的转机。

 

你到底是谁。

 

他又摁了遥控器,画面开始播放。匹克西斯身边没有助手,由始至终都是他独自一个人在操作。每当他取工具的时候,视野里就只剩下年轻人的身体。自工作以来的十五年,从来没有哪个画面让他如此惊心动魄。时间轴没有给出答案,他没有看见他的脸。录影带播放到最后,电视里只有一片黑暗,和关机没什么区别。

他偏头看了一下窗外。雨越下越大,淅淅沥沥的,搅得他心烦意乱。

 

锁孔转动的声音传来,门打开了。匹克西斯提着蔬果换鞋。

“你出去这么久就是去买菜?”

“你都看完了?”他没有理会那个显然是出于烦躁随口一说的问题,反问年轻人。

“结果就给我看了你如何解剖活人而已,重要的部分根本没有。”利威尔重新端起之前没喝完的水,已经凉透了。匹克西斯把手上的东西放在桌上,往一间卧室走去。他起身又接了一杯温水。

 

他回来客厅,把一套衣服递给他:“先去换了你的睡衣。”

 

“那个人是谁?”

“他不希望你知道。”

“嘁。”他不再追问。匹克西斯不想说的事从来不多说一句,以前在基地里就是这个样子了。索性去了卧室换衣服。

整套穿在身上都有些偏大,不是他穿着衣服,而是衣服穿着他。他问:“这衣服谁的?”

“喔,那是我以前穿过的。”他一边理菜一边回答。

“老古董啊……”他用客厅的电话拨通一个号码:“喂,是我。”

“啊!利威尔你醒了!你活过来了!”电话那头的声音激动得快要哭出来,刺得耳膜生疼。他把听筒拿开,直到对面渐渐安静。

“过来接我。”说完就挂断了电话。韩吉还在继续说着,耳边却传来一阵忙音。

 

“你该不会是嫌穿那身衣服出门丢脸吧。”

“是。”

其实这就是那个小鬼的衣服,不过不能告诉你。

 

“你现在是最完美的改造人。”他说,算是回应对方所谓的“重要的部分”。这句话的分量有多重,利威尔比谁都清楚。心脏像被狠狠砸了一下,难怪醒来的时候觉得哪里不正常。他握紧拳头:“只有这样才有活的机会吗。”

“是的,只有这样。”

 

“那个人也是吗?”

“是的。”

“喔,原来怪物不止我一个。我得感谢你给我找了个伴,前团长。”

他刚说完,敲门声就想起来,门外的女人高声叫着:“利威尔我来了!”

他转身出门,背对着他说再见。

 

 

艾伦,利威尔好像并不愿意接受现在这个身体。你现在应该在和父母告别吧,毕竟马上就要进调查兵团了。什么都不告诉他,好吗?

 

好孩子……对不起。


评论
热度(6)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