捏泥巴的。码字,吉他,画渣。

【利艾】 归途 11

    11


    如果爱情的角逐需要势均力敌的对手。


    醒来的时间是五点,晚上是怎么睡着的,艾伦不记得。回来之后没有流下一滴眼泪。眼泪,流过一次就已足够,鼻子持续微酸。没事,失恋而已,每分钟都在上演的再平常不过的事情。他安慰自己。

    利威尔的卧室门是虚掩的,艾伦蹑手蹑脚地推开。他睡觉的时候,呼吸平稳而有规律,眉头舒展,像个孩子。曾经有很多次,他想要触摸他紧皱的眉, 想看见他笑。他从来不笑。

    想要多了解一点,关于他。到底什么样的经历才能夺走一个人的笑容。

    看得久了,艾伦竟有一丝恍然。利威尔的事总能让他轻易越界。他慢慢靠近他的脸,感受到他的鼻息扑在脸上,心脏的频率逐渐变得有力而清晰。他在他的唇上落下一个羽毛般的轻吻。再见,利威尔。

    

    落地窗边,有一个青瓷花盆,泥土上露出蠢蠢的半个球茎,顶部已经冒出了点点嫩绿。那是他给他的生日礼物,一个多月前在街角的花店买的。为什么买了有着这么伤感花语的花呢?他不知道。“总觉得这里少了什么,养一株花吧。”他这么对他说。于是自顾自把花盆放在了这里。

    鞋柜边安静地立着黑色琴盒。他已经弹不出曲调了,那是一个小小的棺椁,里面躺着死去的爱情。纤长的手指再也不会触碰镶嵌着贝壳花纹的琴头,它涵盖了太多念想,抚摸它们,会不容易快乐。

    艾伦烤好面包,把钥匙放在餐桌上,换好鞋,背上书包,离开。

    圣诞的假期还在延续,被窝是最让人沉沦的温柔场所,无论大人,亦或孩子。早晨的空气极寒冷,吸入咽喉,忍不住咳嗽。他紧了紧围巾,把半张脸都埋进去,掏出手机,删掉了草稿箱里那条短信。我爱你。现在已经不用再发出去了。


   “让,我失恋了。”电话接通的瞬间,他这么说。

   “你在哪里?”

    他没有回答。让对他说,有了结果要第一个告诉他。虽然没有答应,却在心中默许了。他们应当是很好的朋友,像阿明一样的。


    利威尔在床上躺了很久,一直都是佯装熟睡。艾伦推门而入时,他便醒了。这是三十四年的人生中少有的几次迷惘,他不知道,应该用怎样的表情来面对这个少年。他从风雪中逃出,又走来,身形疲惫。想要触碰,想要拥抱,想要亲吻。因了对时间流转的不忍和生命世事的无常,一切都成虚妄。

    他静静地听着少年的一举一动,收拾,烤面包,关门离去。

    这样便好。只是,嘴唇上的柔软触觉久久不散。

    

    韩吉睡眼惺忪地走出来,衣衫不整,头发凌乱。“利威尔,小天使呢?”

   “走了。”就这样默认了小天使这样的称呼,同时收好了那把钥匙。他拿起一片切好的面包,没有黄油也没有果汁,干涩的,竟有些难以下咽。

   “啊,都还没混熟呐,真可惜。”韩吉百无聊赖。

    有时候,这样的神经大条未必不好。利威尔看着韩吉拿起了一片面包,给她的膝盖狠狠踹去,“先洗漱。”


    他的吉他,寂静的,立在鞋柜旁。花还在,顶部的嫩芽是点点翠绿。照片也在,书柜的第二层只有它。只是以后恐怕都不会再来了吧。艾伦,就算离开,你也这么不干脆。


    青春,年少,伤逝。艾伦想要把这些词汇从头脑中抹去。他漫步到中心图书馆,庆幸已经开门。并没有明确的目的,只想找一本书,可以让自己回到两个月前的样子,无忧无虑。

    与男人的相遇,他并不后悔。在十八岁的这一年,毫无防备地爱上一个人,然后失恋。没有电影中的刻骨铭心,甚至谈恋爱的过程也省略了。或许生活本来平淡。不过这已经足够了,细细想来,他们的相识本是建立在别人的悲痛之上。因缘际会,这样的结局似乎也是必然。

    生活仿佛时刻都在开玩笑,他又一次被捉弄了。Levi的摄影集出现在视野中,他忍不住伸出了手。他想看看,他曾经看过的世界。他问,透过镜头看到的世界是怎样的。他说,它原来的样子。

    小心翼翼地一页页翻着,仔细到不放过每张照片的名字和简介。透过照片,窥伺另一个人的灵魂,内心怯怯。平原,高山,峡谷,天空,大海,风雪,瑰丽的建筑,赤脚的孩子……

    不自觉地,热泪盈眶。这一次,不是因为恋慕,而是惊叹于男人广阔的胸襟。那个内敛的男人,最初是怀着怎样的心情来开导少不更事的自己,他不得而知。他深刻地理解了一件事:十六岁的年龄差即是十六年的沉淀。

    我……果然还差得远呢。

    

    合上影集,他跨步出门,双手放进外衣口袋里,突然觉得异常开阔。广场上掠过一群白鸽,有一个老人,裹着深灰色的厚重大衣,坐在路旁的长椅上,手里撕着面包。圣诞之后,一切都那么祥和。


   “你到哪里去了?电话也不接。”手机里传过来让的喋喋不休。

   “图书馆不是接电话的好地方吧。我准备回家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让才是一个大麻烦吧。

   “艾伦,你听好。”不耐烦的声音顿时冷静而郑重,“那件事我不会再问,当然和约定一样,我也不会去说。不过啊,你倒是要振作才行……”

   “我一直都挺振作的。”他知道他将要说什么,所以提前打断。

   “喂喂,我是说啊……”

   “外面接电话手好冻,先挂啦。”没有等对方的回答,他在他的“喂喂”声中挂断,把冻得冰冷的手放进衣兜。

    开什么玩笑,我可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元气少年艾伦·耶格尔啊。仿佛是自我嘲讽,他在心里默默地说。


    Eren:我决定自己去看看那些风景。

    时间再次跨过一天的时候,他给利威尔留言。一切又回到了刚认识的那一天,他在他的弹窗里键入一行字,不期待他的回信。只是这一次,窗外飘起了雪花。

    艾伦收拾好便早早上床,他在心里打着小小算盘,再有一个月就放寒假了,应该有足够的时间进行一场旅行。


    艾伦的弹窗出现时,利威尔拉开了一罐啤酒,他是有点担心他的。他是他的初恋,他都知道。不知为何,看到对方如此平静,心底泛起了一点苦涩。嘁,真是不让人安心的小鬼。


——tbc——

    

    


评论
热度(1)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