捏泥巴的。码字,吉他,画渣。

【利艾】归途 04

  

     04

 

     小鬼的眼睛是世界上最好的相机。

    

      艾伦保持着双手插兜的姿势往家走,握着存有利威尔号码的手机。手心有细密的汗珠浸出,但丝毫不影响他现在的欣悦。

  “利威尔是个温柔的人呢。”他给他发短信,他不会回复,这是他们之间的默契。

     经验,我有就足够了。利威尔的话让他很放心,那个男人决定的事,一定都可以做到,他就是这么优秀。但这不能成为偷懒的借口,他一向努力并且自省。不能成为拖后腿的人,各个方面。

     回家的第一件事是打开电脑,浏览检索到的照片,照片所给的直观感受比文字更深刻,并且浅显易懂,艾伦是这么认为的。

     Levi:你不会在看照片吧。

     利威尔的弹窗在笔电右下角的时间显示还有半个小时就要更换日期时出现。

     Eren:我也想稍微努力下……

     语气看起来像是深夜躲在被窝里看书被家长发现的孩子。

     Levi:不用看了,多看无益。

     Levi:相信我。快去休息。

     因为熬夜而影响了状态,这种事绝不是利威尔能容忍的。

     艾伦却误解了。

     Eren:是!利威尔一如既往很温柔。

     啧。说这话脸不红心不跳的么。

     迄今为止的年岁里,说他温柔的只有韩吉。一想到韩吉说这话时那张脸……利威尔觉得后背发凉。那是他唯一搞不定的家伙,无论对她多么粗暴,她都毫不畏惧,对于作死的执着,已经超越了生命。奇行种是平行世界里穿越过来的生物。利威尔最后得出这样的结论。

     很奇怪,小鬼说出来这话却很……愉悦。

     

     利威尔到达艾伦学校,依然在下午四点这个暧昧的时间。

     阅读过的文字,经历过的事物,会一直存在于一个人的气质里,尽管可能忘了细节,甚至完全遗忘。他观察着往来的学生,不动声色。他们的眼睛,有的已经有了成年人的特质:不单纯的因素很多,安静的很少。果然艾伦是最好的,利威尔庆幸。

     他给他发短信:你在哪里上课?

     收到回信只过了几秒:第三教学楼104室。

     这小鬼上课都干什么了。

     艾伦一直紧绷着的弦总算松了,要是没有及时回短信,他会不会不高兴?整个下午的课程都处于“既要努力跟上教授的节奏,又要时刻注意手机”的紧张状态。终于能专心听课了,一瞬间的安心,溺水的人呼吸到了久违的空气。

     大学时代果然是人生中最美好的岁月,再不善交流的人也能学会待人接物,从少不更事到成熟老练,像一个破茧的蜕变,不过也有蝴蝶与蛾的区别罢了。利威尔向来实际,与感时伤怀划清界限,不过此时却微妙地觉得青春年少很美好。

     他透过窗户观察那个之于他永远长不大的少年,全神贯注,偶尔埋头做笔记,他看不清他写的字,但他的眼睛依旧好看,浅棕色的睫毛像蝴蝶轻颤的翅膀。他会蜕变成一只漂亮的蝴蝶的。利威尔按下快门,依然不动声色。

     艾伦下课已经是半个小时之后的事情了,他们向教授告别,不带虚情假意。

  “啊,又讲了好多内容,差点要跟不上了。”让叫苦。

  “你肯定没有好好预习吧。”阿明打趣。“我可是有好好学习的啊。”看着艾伦匆忙走出教室,让把交谈的人晾在一边。

  “喂,阿明,艾伦旁边那个人,很酷吧。”即使身为同性,让也不吝啬夸奖,或者说……炫耀,炫耀自己发现了一个很酷的男人。

  “啊啊,很酷。”阿明扭头,“艾伦认识这样的人吗?”

     艾伦很快回来:“三笠、阿明,今天不和你们一块儿回家了。”

  “艾伦,那个人?”三笠把书一本一本收进包里。

  “是利威尔。是很好的人,放心啦,不会有什么坏事的。”他说完已经收拾好书包,“我先走啦。”头也不回。

     这是艾伦第一次在自己不知情时结识了陌生人,三笠想到了不久前的那个梦,她努力让自己不再回忆。

     他让他保持平常的样子,路上偶尔说说话。

  “利威尔喜欢拍照吗?”他转过头,看着并排行走的他。

  “喜欢,不过也仅仅是喜欢的程度而已吧。”

  “诶?那为什么?”他的眼里有着郑重其事。

     他按下快门,画面定格。“为了生存。”他停顿,然后补充,“透过镜头看世界,会不太一样。”

  “利威尔看到的世界是什么样子的?”他依旧不解。十六岁的年龄差带来的不仅仅是经验的不同,还有观念。

  “它本来的样子。”他看着前方,眼神没有聚焦,是认真思考之后的答案。

     艾伦是不太理解这个说法的,他能做的只有尝试解释,像写高等数学题,抽丝剥茧,继而得出真相。不过这个问题显然和自然学科有着差别,他蹙眉。

     利威尔再次按下快门。艾伦思考的样子很迷人。几乎没有思考,他脱口而出:“有女朋友吗?”

     他永远主导他们之间的谈话走向,又一次让艾伦措手不及:“诶?没有……”像是不好意思,他低下头。又是快门的细微声音。

  “倒是很少见啊,初恋还在的大学生。”即使这个时候应该笑一笑,利威尔依然嘴唇紧抿。

  “你从来都不笑吗?其实心底里觉得好笑的吧。”艾伦试探性地问。

  “不会,这个年龄没谈过恋爱也不是什么可笑的事。”意识到自己的失态,他解释。现在可不能让这个小鬼摆出一副“你们大人真卑鄙”的表情。

  “艾伦,你说过你画画的吧。”他说话的语气依旧自成一派,分明是疑问,却硬生生掰成了陈述句。

  “是!你想去画室吗?”他情绪高涨起来,满怀期待。

  “嗯。不介意在你画画的时候拍吧。”

  “不会!”他走在他前面,步子轻快。

     竟然会那么高兴……分明是既费时间又费精力的事。

  “艾伦,你就认真画就行了,我会找准时机拍照的。”利威尔搬来一张小椅子,在隔艾伦三米处坐定。 

     少年画画的样子和听课不太一样,虽然都是精神力集中的,但在画室里明显多了一种享受。他是在享受着这件事。

     这里就是他在学校里最喜欢的地方了,很幽静,木质的窗框外有树荫和小路,偶尔有学生谈笑着经过。正如利威尔所想,这个少年是打心底喜欢宁静的自由。

     他不时地拍照,看着这个少年怎么笨拙地把颜料染上自己的格子衬衣以及浅棕色头发。他在画完之后长长地舒一口气,和以前的很多次一样。利威尔恍惚,他觉得艾伦就是永远都在阳光之下的人。这样的人,让人感到温暖。

     他邀请他过去看他的成果:阳光,青空,大海,还有一个迎着海风伸展双臂的背影。笔触稚嫩,但却真实,那就是小鬼向往的景色了。

  “好看。”他第一次在他面前正面地表示肯定。他看到他所有的向上的情绪,忍不住又拍摄一张,作为工作的收尾。

  “艾伦,你的眼睛是最好的相机,把它借给我吧,让我也看看那个世界。”他最后的话意义不明,他为此红了脸。

 

——tbc——

 

 

 

评论
热度(2)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