捏泥巴的。码字,吉他,画渣。

【残响】【123】照片

*12×lisa

*第一人称,lisa视角

*应该比较适合晚上看……吧

 

 

照片

 

 

上一次像这样乘坐地铁穿过大半个东京是什么时候的事呢?已经记不太清了。透过对面的门,是看不见外面的。那里映着的我,穿着校服,头发的长度已经够扎起来,可是我并没有。脱离束缚的日子,来得实在太迟了。

我是带着Twelve留给我的照片出门的,照片出自拍立得,自带滤镜——一只午后慵懒的黑猫。Twelve是逃课之后突然来到学校的,除了相机,什么也没带。我听到后面快门的声音,而他却只是说,你的声音是黄色的,很少见。神秘又难以理解,就像他这个人一样。之后,我们去图书馆,听街头乐队,买饮料。我不止一次想说,带我走。可是我没有,一如已经习惯了逆来顺受的这些年一样。

而最后,我还是离家出走了,背着束缚自己许多年的壳,想寻求一个打破它的方式,或人。

 

Twelve,我是否成为你们的负担了呢?每次想要问出口,你便温柔得近乎犯规地告诉我,并没有。我想,你太聪明了,一定早已知道我把你当做了另一个世界的出入口,而你最后一定希望我不要再这样下去,因为你太善良了,你知道自己的时间并不多,也不想我又变回封锁的那个我。

我记得你是在一个有月亮的晚上告诉我的,关于那只猫的事。只消一眼,你就知道,它已经有孩子了。你又一次神秘而难以理解地说,生与死亡,是不断循环延续的,平凡又值得歌颂的事。我把照片放在钱夹里,有时候翻出来,会不自觉地观察猫的肚子,可惜照片太小了,我什么也看不出来。

 

今天起床的时候,发现无风,适合出行。和母亲打招呼之后,我便出门了。从住宅到地铁站,只有五分钟的路程,时间正好,没有上班族,也没有学生。

我看着对面玻璃门上的自己,好像是出离自身以外的另一个人,在看着无关自己的那个谁。她看起来很平和,无害。这样的人,到底经历过什么呢?不久之后,她好像想到了谁,看起来就要哭了。一切都按照剧本发展,眼泪顺着脸颊滑下来的时候,我下意识地抹了一把,双手是湿热的触觉。时间是一个奇妙的东西,有的事可以随着它慢慢地淡去,而有的却刚好相反。

我果然还是不能按照你希望的那样,一个人也好好地生活下去。那个好不容易才打破的外壳,现在又有了重新长出来的趋势。通往另一个世界的大门,已经消失了。留给我的,只有这张猫的照片。

明天会更好,我在很多书上看到这样的话,也曾一度尝试着相信,而最后,剧情的走向往往不尽如人意,而我所做的所有努力,都像捕风捉影,什么也握不住。我知道,如果不能真正地路过你们,我将永远找不到自己。

我穿越过大半个东京,想起很多三人一起生活的事,有趣的,难过的,滑稽的,危险的。耳机里传来nine推荐的音乐,让七月的天气显得不那么热。我知道只要让自己动起来,就不会太过沉迷过去,所以,我尝试用这样的方法寻找一个打破即将封闭的外壳的方式。而故事的结局总是千篇一律,我潜意识里并不想走过这段记忆。虽然生和死都是常事,可人就是这样渺小的生物,宁愿抓着那些风影般的虚无小事。

 

回家之后,母亲并没有责问我去了哪里。我甚至相信,有时候,反抗的确是有用的。

我抱着小来躺下。你一定不知道,我在这只小来的肚子里放了铝热剂,就像很久之前的你们一样。粉红色的混合物和小来自身的颜色一样。把它的肚子缝起来其实很费劲,毕竟我手笨,这样的事很不擅长,和你完全不一样。不过你放心,我并没有引燃它的打算。

喔,似乎有什么露出来了,在小来的头顶,触角的下方。这种久违的激烈心跳,就好像是囚牢里解放的犯人,一刻也等待不了。我想,如果看到了我现在的表情,你一定在笑,就像第一次看见你的时候一样。小来的头顶,不知什么时候藏了一张照片,出自拍立得,自带滤镜——我的背影。除了你,没人会这么做了。我拼命想要摆脱的壳,已经让我无力再抵抗。我捏着它平躺,脑海里又浮现出很多事,尽管时间线和空间线都是那么的混乱。

 

卧室的天花板上有一张海报,画面的中间是一条分明的直线,上面是暖黄暖黄的日出,或者夕照,下面是幽蓝幽蓝的大海,风平浪静。这是整个房间里唯一有不同色调的物事,大约是小学的时候贴上去的。那个时候,家里没有找到梯子,父亲驮着我,歪歪斜斜地把它顶了上去。贴了这么多年,它已经有些破损了,颜色也暗淡下来。

我在童话书里翻到它。虽然那个时候我已经过了读童话的年龄。那是父亲买给我为数不多的东西之一,他是这样说的:好好看吧,很有意思的。我不能分辨出他到底是否真的别有用心,只是,尽管薄薄的一本,我却看不太懂。

故事讲的世界之初,太阳喜欢上了大海,便每日每日地东升西落,因此,它每二十四小时能邂逅大海两次。然而,大海似乎并不知晓太阳的心思。日升日落,毕竟是常事。海里住着一只鲸,每次太阳经过海平面的时候就出来换气,海水在它的头顶散开,像一个巨大的喷泉。每到这个时候,大海便会看着自己的孩子。于是,它发现上空是温暖的明黄,完全不同于海底清冷的幽蓝。故事的最后,大海向往着太阳的温暖,竭尽力量想要靠近,却只能不断蒸发,又凝结,回归原点。

死循环。

这个我曾一度不能理解的故事,此刻似乎像一个什么预示,突然变得豁然起来。我擦着眼泪,把你藏起来的照片放在了床头,和父亲的照片一起的位置。

 

 

——END——





评论
热度(10)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