捏泥巴的。码字,吉他,画渣。

【利艾】幻觉爱情


 

2014.05

 

廊道里飘散着消毒水的味道,金色的夕照从旁侧的窗户打在地板上,尽头墙上的钟摆有条不紊地摇动,木刻的指针发出嘀嗒声,像一个细数珍宝的老人,一声一声,安静而从容。

艾伦坐在轮椅上,望着窗外放空。额角的头发投下的阴影遮盖了因休息不好而无神的双眼。利威尔过来的时候,刚好起风了,撩起的纱帘从艾伦的左脸拂过,绕过头顶,吹到右脸,像一个新娘。

 

“艾伦。”利威尔向失神的少年打招呼。

他半侧过头,微微一笑:“利威尔先生。”

他递过药,问:“今天也说说那个人的事吗?”

“您还想继续听吗?”

他沉默,为什么不。

 

见他不做声,艾伦便当他是默认了。轮椅慢慢地将他送到离他更近的位置,他还是看着窗外,碧色的瞳映着夕阳余晖,蒙上一层薄薄的金色,仿佛看着比天空更遥远的彼方。

“我拿到过他的签名,字迹很漂亮。”

他注意到他说的“拿到过”,表示疑惑。艾伦接着说:“后来被搞丢了。”

“那你记得他的名字吗?”

他表情凝滞,目光没有聚焦地向着前方,突然黯了下去:“不记得了。”

“你见过他的样子吗?”

“没有。不过,和他对视过,只是这样就已经能感受到那个人的力量。”

“哦?是怎样的?”

他转头看着面前的医生:“强大,精悍,王者风范。”他说话的时候眼神瞬间点亮,脑海里全是那只明亮到刺眼的眼睛。

“即使是这样的身体状况,你仍然没忘记,我可以想象。”利威尔真诚地看着这个不同于以往见过的任何一个的病人,竟然不愿意让他尽快康复。

 

 

 

2013.12

 

“喂,让,走不动了。”被拽着手腕在人群中向舞台挤着,艾伦觉得自己快要不能呼吸。偌大的场馆,灌满了相互挤压的人,光线只有一处,来自舞台。周围太嘈杂,让没有听到艾伦无奈的抗议,继续拖拽着他。穿过密不透风的人群,他终于如愿以偿。

舞台隔得那么近,名唤NONAME的乐队隔得那么近,主唱大人隔得那么近。和所有的乐迷一样,让兴奋得高声呼喊。艾伦捂着双耳,把目光深深地埋进自己的鞋尖。

光线变换,音乐声起,主唱一声“猪猡们”燃烧全场。这里是他们的舞台,主唱是这里的王。

音响里传来的电吉他声音有点大,震得鼓膜生疼。全身的血液都在鼓声中共振,沸腾。

艾伦缓缓抬起头,正对上所有人的焦点——主唱。刹那错愕,对方用食指拨下右眼的绷带,露出那只眼睛,强大,精悍,王者风范。他凑到他耳边,轻声说:“更开心一点。”

他让他受宠若惊,正如他让他疑惑不解。待他回过神来,主唱已经回到了舞台中央。此前一瞬,宛如幻觉。

 

 

 

2014.02

 

艾伦第二次来看NO NAME的LIVE。他想再次看看他的眼睛。

鼓噪的乐声刺激着心跳,骚动的人群热情高涨。他站在第一排,正对舞台中央,目不转睛地盯着主唱。

他绑着绷带的脸异常迷人,性感的声线撩拨着歌迷的耳朵。第一次,艾伦情不自禁地跟着音乐的节奏晃动起了身子。音响里放出的乐声依旧震得鼓膜生疼,让依旧看着舞台兴奋得不能自已。

变了的,是自己。

 

中场休息时,他脱离了人群,绕去了休息室,和刚换下黑色西装的主唱正面相撞。绷带之外,留了一只眼睛,温柔地看着他,传达所有的歉意。

“那个……”又看到了,那只眼睛,艾伦激动得语无伦次,“能给我签个名吗?”说完之后,他翻遍了全身,竟没有可以签名的纸笔,他尴尬地僵在原地,动弹不得。于是,他看到主唱轻轻勾起了嘴角,从包里摸出了烟和笔……

他紧紧握着有签名的香烟盒,看着他们回到了舞台,久久不能平静。

 

那个人,写漂亮的圆体字。

 

 

 

2014.06

 

早晨,利威尔给艾伦的病房换了一束鲜花,五颜六色,开得异常旺盛。艾伦从床上坐起,目不转睛地看着他所有的动作。末了,他说:“我不想检查。”随后转过头,不再看利威尔。劝说的话语,已经不想再听了。

 

这已然是俗常之事,只要是利威尔来更换鲜花的日子,就要接受检查。他倦了,即使这样,又能怎样。

 “那么今天就不做检查了。”

一回头,便对上他那双清亮的眼睛,若非如此,他一定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你……”

“今天也要说说那个人的事吗?”

“我……”他一时语塞,而后反问:“为什么就这么答应了,检查的事……”

利威尔在他床沿坐下,使视线与他齐平:“因为你不愿意。”

“利威尔先生……”

“如果没什么事,我就先出去了。”

“那个……谢谢。”

 

 

 

2014.02

 

“啊可恶,你居然拿到了主唱的签名。”从酒吧里出来之后,让一边抱怨一边羡慕着,一只手搭上艾伦的肩膀:“怎么样,看到他们的脸了没?”

扶着已经熏熏然的让,艾伦无奈地回答:“没有。”

看着他一脸单纯的模样,让笑了起来。也只有这种家伙才能有那么好的运气啊。他握着香烟盒如此想着。

 

“让,你喝多了。”

“啊,今晚太高兴了。”

 

当汽车的鸣笛声嘶吼着划破地面时,他只看见满目的白光和不知属于谁的惊恐面容。

 

 

 

2014.08

 

夏季的午后,太阳烘烤着地面,窗外的绿树上知了聒噪不停。廊道里没有风,纱帘静静地垂着,尽头墙上的挂钟依旧有条不紊。

艾伦坐在轮椅上,表情纠结。

“你怎么了?”利威尔过来的时候,刚好看到他难受的表情,顿生紧张。

“让……”

他还和第一次见面时一样,单纯好懂又不善表达。尽管此前已经做了那么多工作,他还是不能原谅自己。所以,他无法脱离轮椅。

“艾伦……”利威尔攥着白大褂包里的笔,直到手心渗出了丝丝冰凉的汗珠。终于,他在艾伦疑惑的目光中写下了一个签名,是漂亮的圆体字。

 

“LEVI……”抚摸着那个签名,碧色的瞳氤氲了水汽,渐渐模糊起来。

“让的事,我也有责任。”

他捏着那张纸,用右手捂住口鼻,泣不成声。他环着他的头,靠在自己胸口:“所以,你的难过,我要分担一半。”

 

“……利威尔先生太狡猾了……”

 

 

 

2014.09

 

艾伦第三次来NO NAME的LIVE。利威尔担忧的脸,他已经不忍再看到了。他不仅仅是他的医生,还是他的主唱大人。

他又站在第一排,正对舞台中央的位置,跟着节拍舞动身子。灯光只在舞台上闪烁着,他不确定他是否能看见他。此刻,他已经能站起来了,这是他要给他的惊喜。

到副歌部分时,他就这么看着他,放下话筒架,来到自己面前,勾起自己的下巴,贴近了自己的脸。当机的一秒,他吻上了他的唇角。他逆着光,他看不清他的脸。他从包里摸出一只笔,在他的衣服上写下漂亮的圆体字签名,然后转身。

 

已经痊愈的自己,他看到了。艾伦微微一笑,适逢灯光打过来,柔和的光线从头顶洒下,像一个新娘。


——END——

评论(2)
热度(7)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