捏泥巴的。码字,吉他,画渣。

【利艾】眠•晨 26

26

 

改造人不需要进食,睡觉也很少。利威尔却保持着随时购入生活必须品的习惯。只因与生俱来的敏感鸣起警铃——他被监视着,从进入AOTW那一刻起。

 

这个时代并没有给予他最基本的信任,从一开始就是。他们把他视为一座宝库,试图从他身上挖掘更多的资源。

他们从南极把他带回。彼时的他只穿一件衬衫还浑身透湿,却毫发无损。无论怎么看,这都是一件超出人类认知的事情,即所谓“奇迹”。

而这个男人,本身就是一个奇迹。他几乎无所不能。这已经在他屡次提出的项目上得到验证。要说真正让人叹为观止的,莫过于今次竟能圆满完成的任务。不仅不费一兵一卒就成功解救了Wall·Sina,还活捉了罪魁祸首。

没人知道他是怎么让那台杀人机器停下来的。他们只看见他在屏幕前,以一个难以分辨的速度键入代码。当他们觉得一切都完了的时候,它竟然停了下来。

 

劫后余生的利威尔班是一个飓风吹刮起的漩涡,利威尔是中心,任狂风过境,岿然不动。四位成员围绕着他,旋转,聚集,扭转成一支贯彻风浪的利刃。然而,每个人都是天生的演员,使得这轻薄脆弱的表象亦真亦幻,让人深陷其中。有时候,利威尔甚至会忘了他们也是监视着自己的人。

 

 

艾伦的直觉准得像野生动物,他开门的瞬间,让正好将手放在按钮上。看清来人,他有些喜出望外,连忙把对方迎进屋。

他看起来似乎精神不佳,即使是在塌方的崖下,以为自己走错路的时候也没见他如此。艾伦递上利威尔临走前煮好的咖啡,开门见山:“你遇到什么事了?”

他双手端着杯子,看着杯口冒出的热气踟蹰半晌,深呼吸,回答说:“是你们。”

艾伦心下一惊:“我们?”

“详细的我也不清楚,不过总统阁下对你有很大的兴趣。”他说得不明白,但要表达的意思,两人心照不宣。

让补充说:“你大概还不知道,你的那位兵长已经被盯上了。现在你一出现……”

原来是把我当作了他的软肋。艾伦自然是懂的,毕竟自己看起来和孩子无异,被小看了也是情理之中。

看着对方冷静的样子,让急了:“你打算怎么办?束手就擒?”

艾伦不置可否。

 

做出一个正确的选择并不容易,把它贯彻始终更是艰难。利威尔曾说过,他做过很多决定,但在结果出来之前,他从来不知道它们正确与否,他能做的,只是坚持那个选择,尽量不后悔。

如果是他,这次必定甘心当猎物。艾伦笃定。

 

“要说的我都说了,要怎么做你们自己决定,总之……不要死了。”让从来没有什么时候觉得自己这么没用。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好友往泥潭深处沉下去,毫无办法。他向他告别:“我得走了。”

“路上小心。”

 

利威尔回来得很晚,看了一下手表,已经凌晨。艾伦坐在客厅的地板上翻着一本书。旁边还堆叠着高高的两摞。

他放下外衣,往沙发上一躺,侧着头看着专心致志的少年。心想,如果不是因了这特殊的情况,这样的日子还不赖。

并没有在意男人的眼光,他依旧翻着书,说:“让来过了。”

利威尔闭目,回忆着那张只见过几次的脸。他给他留下的印象大概是自作聪明,不过相比于其他人,倒也并不讨厌,但也仅限于此了。

“他来提醒我一点事,让我小心。”

“你自己怎么想的?”听完之后,他觉得那个叫让的家伙也许还不错。

“我看了这些科研期刊,”他指着身旁的书,“我觉得我们太……先进了。”想了一会儿,最终说出这么个词,艾伦觉得有些好笑。转头看着沙发上的男人:“不过我想,你并不主张正面冲突。”

 

利威尔睁开眼睛,正对天花板:“没错。正如你所说,我们过于先进了。如果正面冲突,就必须使用特殊手段,会彻底毁了这次人类文明。”谈话间,他想起了历史出现之前的事,他亲手释放了“红莲”,毁灭了人类。整片大地在血与火中化作地狱。而最终,他们只是化作一堆枯骨,掩埋进时间的尘埃。能用来缅怀那个时代的,只有散落在各地被称为“失落科技”的少许残留。

 

艾伦收好书,酝酿着,告诉他自己的一个梦境:“我经常做那样的梦,每次都很真实,以至于我以为沉睡之前自己也做过同样的梦。起初,我还是个孩子,追着蝴蝶便迷失在开满虞美人的山坡上。天黑了,我什么也看不见,四野只有我一个人。”他组织着语言,想让这个梦听上去尽可能条理清晰。

“后来我遇到了你。你带我去实验室。我们一起看着一粒卵怎么经历蜕变,长成一只翅膀熠熠的蝴蝶。你从它们身体里抽取某种成分来制药,还告诉我要对自己背负的生命负责。”

他稍作停顿,接着说:“我一直以为这个梦有什么含义,因为老是同样的场景,同样的桥段,不断上演。可我想不明白。我想它大概和我失去的那段记忆有关系。”

 

“艾伦……”听着他的描述,利威尔心里一空。

 

“不过现在好像不是那么迷惑了,总之,只要跟着你就好了。”他确信着,利威尔一定会选择逃,而不是战斗。他比他想象的更尊重生命。所以,他要做的,只是告诉他,尽量去做一个不会留下遗憾的决定,不用顾虑自己的想法。

 

艾伦的梦是一个关于生命的隐喻,同时也是他潜意识里完全信任自己的例证,利威尔很快就了然。而有着用之不尽的时间的自己,以及伤害了那么多人的自己,在他的梦中竟提到了“生命”这一话题,这似乎是另一种讽刺。

 

他从沙发上起身:“艾伦,你愿意赌吗?”

“都听你的。”

 


评论
热度(2)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