捏泥巴的。码字,吉他,画渣。

【利艾】眠•晨 25

25

 

这个夜晚犹如一道明亮的光辉,暖暖地照映着艾伦阴冷潮湿的世界。他终于愿意放下记忆的断章,任由它们顺水而去,渐漂渐远。他找到了一直寻找的人,而他也还爱着他。于是,注定伤痛的往事便已经没有惦记的意义。阴阴郁郁的仿如伤寒病人的脸终于挂上了最纯真的微笑,只属于利威尔的微笑。利威尔并不是第一次看见这样的笑容。他在离人的脸上见过太多次,为此,他一阵心惊。

 

醒来时,身边已经空无一人。空气里飘着咖啡的味道。艾伦盯着天花板的吊灯看了好久,终于觉得自己应该下床走走,好好看看这个他生活的地方。风从飘窗静静吹进来,撩起的淡蓝色窗纱轻轻地扫过冰凉的大理石。他很快逛完他的住所,总感觉少了什么。

利威尔没有注意到艾伦已经醒来,直到他来到厨房。他伫在原地,盯着他的后脑勺看了老久。他突然想摸摸对方那剃得干净整齐的头发。意识到自己这个想法多么荒谬之后,他跟他打招呼:“早上好。”

利威尔侧着头回应:“你也是。”他不知道对话该如何进行下去,或者说不知道应该从哪里开始说起,只好窘迫地盯着手里的家伙。

 

房子里安静得出奇,他们能听到彼此的呼吸,轻轻浅浅。然而,他终于知道少了什么,于是壮着胆子走向仍然用后背对着自己假装忙碌的男人。他伸出双手抱着他,额头顶着他的肩膀,说:“你一直都是一个人。”

不是疑问句,而是若有所思又暗含悲伤的陈述语气。

“你抱得太紧了,我没办法好好做事。”

他放开他,向后退开一步:“你总是这样,不擅长的事情就转移话题。”

被看穿了,利威尔一时语塞。正如他能轻易看透艾伦,他何尝不是被对方完全理解着。他们是两只相似到极致的齿轮,互相咬合得天衣无缝,总有一只会迎合着另一只转动。

他皱着眉头,不耐烦地发出一声“啧。”

意料之中的反应,艾伦庆幸自己想起了利威尔的这些小习惯。

“只有我们两个人。”他说得语重心长。醒来之后经历了这么多,他当然懂他说的是什么——怪物,只有他们两个。

 

“我见过尤弥尔和赫丽斯塔了。我是说醒来之后。”还有同伴的,艾伦想。

利威尔惊愕:“她们怎么样?”

想到自己无意窥见的尤弥尔的日记,艾伦的眼底瞬间黯淡下去:“她们不太好。改造人的副作用开始了。”

“真好。”利威尔轻声说。

艾伦有些难以置信地看着他。

他补充道:“她们的刑罚终于要结束了。”

不老和不死,在他看来和刑罚并无差别。每到夜晚,看着被自己割开的手腕瞬间恢复如初,他就厌恶这样的身体。他的灵魂活了太久,又背负了太大的罪孽,于现世的人类来说,早已是一个古老得可以与时间的起源等同的概念。然而,他的身体却还停留在34岁。这种过于不和谐的姿态使他一直难以寻索到一个与自己达成和解的方式。

所以,他自虐。

艾伦的出现是救赎,把这个男人从自我谴责与嫌恶的深渊里拖了出来。生命重新被灌注了意义。他说:“能相信的人,只有彼此。”

艾伦安安静静地听着,想着。和这个时代相比,他们是走在前方的人。且不说有多少人觊觎着他们掌握的知识,仅仅是这副身躯,就足以让他们垂涎三尺。

他想起了森林里那段宛如与世隔绝的日子,以及同行的让。一路上,他像个兄长一样照顾着自己,也不知道现在怎么样。

 

 

此刻,AOTW总部。

 

萨克雷总统亲自拜访了名唤让·基尔希斯坦的年轻人。这个老谋深算的人能坐稳总统的位置,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他那精准的嗅觉。好比现在,他确信着从让身上能找到一个突破口,拔掉利威尔这根钉子。

先是被那个传说中的“兵长”举荐,后有总统阁下亲自接待,年方十几的少年有些受宠若惊,丝毫不敢怠慢。毕竟自己的斤两,他是最清楚的。如果认为这都不算阴谋,那么他未免单纯得可爱。他深深感到自己正身处战场,身前身后都是敌军。

 

“听说利威尔除了罪犯,还带了两个人回来。一个是你,另一个我倒还没见着。”萨克雷说话滴水不漏,轻而易举地把谈话指引向那个未知的答案。

“他叫艾伦,是和我同行的人。”

“哦?他是个怎么样的人?据说是和利威尔认识的?”

 

谈话有很明显的针对性,都是关于那个“兵长”的,即使不曾接触过权利争夺的漩涡,他也能有所了解。总统阁下怕是把那个“兵长”视作威胁了。他不能撒谎,因为保不准利威尔班的人是站在哪一方,会不会拆穿自己的谎言。

“嗯,”让拿捏着措辞,“的确是和兵长认识的人。不过也只是个急着送死的家伙罢了。”

“这话怎么说?”

“那个家伙,居然在森林里和野猪搏斗,您看,就是这样。”

“可是他现在安然无恙,既然如此,想来也是个厉害的人。”

让连声说:“事实上是因为我救了他……”对的,就像这样,一边说着违心的话,让他以为你只是个普通人,一边又夸大自己的能力,为今后做一点打算。让给自己的心虚鼓气。

 

萨克雷并没有被年轻人领着偏离主题。他对他的表现给予了适当的称赞之后,又开始旁敲侧击地询问艾伦的情况。

让说话不拘谨,但显然也不够圆滑,和久经是故的总统相比,他着实太嫩了。他能做的,只是尽最大的努力隐瞒艾伦和利威尔是改造人的事实。当初把艾伦“捡”回来,到底是不是对的,他现在也有些迷惑了。

 

最后,萨克雷说:“恭喜加入AOTW,请好好工作吧。”

总算结束,看着总统离开的背影,让舒了一口气。所以艾伦是被盯上了吗?

还没来得及好好理一理事情的进展,银色短发的女人便说:“这两天不会有具体的工作安排,你可以好好休息。”他恍惚地应了一声“哦”。

 


评论
热度(3)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