捏泥巴的。码字,吉他,画渣。

【利艾】眠•晨 22

22

 

“你不用对我那么好,如果真是抱有那方面的感情,我会很困扰的。”

艾伦犹记得利威尔说这话时的脸,刻板得看不出任何感情。明知只是一场短暂的失忆,却还是不由自主地心酸。不过是每日必定会重复的事,却已然使他明了自己的感情,甚至是……造成了困扰。该说什么好?短时的尴尬最终结束于一句话:抱歉。

 

遗忘也好,嫌恶也好,我不会逃的。并不仅仅是一个承诺,更是交托予他的信任。相信他,不管发生什么。

 

利威尔盯着艾伦泡的茶,看样子是被不认识的人喜欢上了。那个孩子眼底瞬间黯淡下去的光,让他不愿深究。自己竟也跟着无缘由地一阵失落了。他端起杯子抿了一口,一种熟悉的怅然若失扑面而来。来不及寻索出缘由,办公室的门便被韩吉撞开了。她满目兴奋地告诉他,实验进行下一步。

几日下来,他都快忘了还有实验这回事。但最终还是乖乖地走进一个卵形的容器。韩吉捏着剪刀的手抑制不住地颤抖。

“喂,你兴奋过头了。”他提醒着面前的女人。

 

10月29日

不眠不休地工作了三天,韩吉目不转睛地盯着容器里的男人。墨绿色的液体将他淹没,连接着大脑的复杂线路,各自纠缠着,静静地漂浮。整个容器像一个时间凝固的内核,无论周遭境况如何,岿然不动。

她觉得自己就像是在等待一个婴儿的诞生,既期待又担心。整个世界只剩下了这个容器,以及里面的男人。实验室里安静得仿佛能听到容器里面的微弱呼吸。忽然,他睁开了眼睛,犹如气泡破裂的声音微不可闻。男人兀自拔下与神经相连的线,打开容器。

 

“脏死了。”条件反射地抱怨着浑身的粘湿。目光戾戾地注视韩吉。

“怎么样?想起来了什么没?”

“啊,都想起来了。我想你也不会这么快就忘了自己干的好事。”冰冷的语气已经掩盖不了危险的信息。

“啊!那即是说实验完全成功了!”韩吉忽略对方如毒蛇吐信般的警告,兴奋地靠近利威尔,仔细观察着他的变化,眼镜差点就要贴着他的脸。

“四眼,看够了没。”他一手推开她的脸。

“你都想起来了,确定吧?艾伦的事,失忆的事?”

“再也不能想起更多了。真是,多亏了你。”

 

“兵……兵长?”意识到自己似乎打扰到两人的艾伦,已经走进了实验室,看着浑身湿透的兵长,愣在原地。

最大的麻烦终于还是来了。利威尔扶额。韩吉趁着两人对峙的空当溜出了战场。

 

 

“兵长……”“艾伦。”

 

“抱歉。都想起来了。”此时竟然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姿态面对他,只好低下头。换位思考,不知不觉咬牙切齿。心脏难受地绞痛起来,分明是这么喜欢着对方,却被遗忘得一干二净……

他喜出望外地跑向他,只是几步的距离,幸福来得这么猛烈。将对方深拥:“兵长!”

——竟然,会是这样。

利威尔轻轻向后:“我身上很脏。”

“我不介意。”少年心性的回答,他无力反驳。或许,韩吉起的绰号很贴切,他真的是“天使”。即便被加以这样的伤害,明明难过得所有的事都乱了套,可只要一个回应,他就立刻原谅你所有的错误,予你最仁慈的救赎。这么想着,利威尔越发难过起来。

 

艾伦,你果真是我逃不掉的劫。

 

他抬起双手,压着对方的后脑,开始亲吻他的嘴唇,细啄,轻噬,小心翼翼地探入舌头……

艾伦却是盲知的。在整片静默包容的温柔里,丢失了感官知觉。时间不长不短,刚好够他拉回思考能力,焦急喘气。被掠夺之后瘫软的腿承受不住身体的重量,又一次摔进对方的臂弯。

他匆匆抬眼,讶异而又着迷的翡绿瞳孔映照着利威尔严肃的脸,疑问不解多于羞怯不安。他知道,他从来都不是爱开玩笑的人。

利威尔扶住险些摔倒的年轻人,郑重宣告:“艾伦,杀死你的人,只可以是我。”

并不是太出乎意料的告白,他看着他,视线的对焦仿佛又是看向了遥远的时间彼端,微笑着回答:“成为改造人之后,经常这么想,如果历经了沧海桑田,世事变迁,精神的负累再也不能更多,一定会想结束自己。而那个人,只能是最喜欢的,才不至于太难受。所以……”他重新认真地看着利威尔的脸,说:“从一开始就只能是您。”

最喜欢的人,从一开始就是您。

 

十五岁的表白较之年龄更加成熟,却同样单纯直接得令他无言以对。因了特殊的际遇和往事,这份感情显得厚重而珍贵。不愿意让这个美得近乎虚幻的表白蒙受氤氲。无论如何都不愿意。

可是,这次实验的目的究竟是什么呢?

 

他几乎是用着前所未有的颤抖声音问他:“可以告诉我成为改造人的契机吗?”

“因为那个时候……您感染了红莲……”他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下头去。不愿意因为救命之恩而在对方那里受到特殊待遇,所以一直尘封了这个小秘密,不过现在看来已经没必要了。没想到亲口说出来时竟然别扭得这么不像话。

久久没有回应,他抬起头,正对上他不可思议的眼睛。

印象中的少年和眼前的人重叠起来,似乎是自嘲,他轻笑了一下。微微勾起的嘴角让艾伦以为这是错觉。

 

喜欢的人,从一开始就是你。

 

“艾伦……”

“艾伦……”

“是的兵长,我在。”他耐心地等待他即将要说的话,即使隐约感受到不会是好事。

 

“我爱你。”

总是不按常规出牌,却又总是让他欣喜难平。他沉默地表示,自己也是。

 

所以……如果不得不亲手杀死你,我会陪你。


评论
热度(3)

©  | Powered by LOFTER